当前位置: 主页 > 开店指南 >

鉴定所谓的差值不能作为案件事实

时间:2020-08-11 13:5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成都中院认为,侵权责任法对侵权的赔偿方式首选填补、修复,在填补修复不能完成时才是赔偿损失。事发后,车辆经维修已能正常行驶,侵权人已尽到了责任。而贬值损失的鉴定方式主要参照二手交易的评估方式,计算出案涉车辆正常状态评估价格与非正常状态评估价

成都中院认为,侵权责任法对侵权的赔偿方式首选填补、修复,在填补修复不能完成时才是赔偿损失。事发后,车辆经维修已能正常行驶,侵权人已尽到了责任。而贬值损失的鉴定方式主要参照二手交易的评估方式,计算出案涉车辆正常状态评估价格与非正常状态评估价格的差值。而“非正常状态”的评估价格本身不具有法律上的效力,鉴定所谓的差值不能作为案件事实。

2013年10月,小刘妻子花98900元购买了一辆标致308轿车。平时都是小刘上班用,很爱惜。然而在2014年11月11日,小刘的爱车被徐某驾驶的重型货车撞到了,受损严重。事故发生后,交警认定,徐某负全部责任、小刘没责任。

鉴定意见显示,受事故影响,车辆更换了前保险杠、仪表台等配件,并对受损的左右钱纵梁进行了敲校修复,在修复过程中对金属机件自身结构带来较大的损伤,修复后的车辆存在较大的直接经济型贬值。该鉴定机构采用重置成本法,鉴定该车辆贬值费为35558元。

不过,该法官也表示,在司法实践中,只有在购买时间未超过6个月的新购置车辆发生比较严重的交通事故且发动机等关键部件受损后,对相应的贬值损失赔偿请求才会适当支持。

郑州法院曾审理一起车辆贬值费案件。当事人起诉索赔3万元贬值费,一审法院认定车辆经过维修后使用价值没受影响,车辆贬值费仅在出售时可能影响它的交换价值,并非必然发生的损失,因而一审法院没支持。

新津法院审理认为,根据侵权责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维修费、所载物品损失、施救费;车辆灭失或者无法修复重置费;合理停运损失;替代性交通工具费等费用,法院才会支持。我国法律没有规定交通事故中的财产损失包含车辆的贬值损失。最终,新津法院判决驳回小刘的诉求。小刘不服提起上诉。

协商不成,小刘起诉至法院,要求徐某及其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承担车辆贬值损失。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有些法院支持车辆贬值费,而有些法院不支持。

该负责人还表示,在司法实践中,很少有车辆贬值费被支持,除非车辆非常新,比如开了仅一个月,法院才会支持。

承办此案的一审法官指出,在实际生活中,发生较大的交通事故后,一般受损车辆经过维修后能够正常使用,但其转让价格会有所下降,许多车主因此主张车辆贬值损失。但这类诉讼请求一般不会得到法院支持。

承办法官指出具体有三个原因:首先,根据侵权责任法规定,案涉车辆在经过维修后能正常使用和行驶,侵权人就完成了对案涉车辆维修的赔偿;其次,最高法院司法解释并未将贬值损失列入侵权人应该承担的赔偿范围;再次,在现实中,鉴定机构在利益驱动下,在贬值损失数额的确定上具有较大的随意性,具体数额的确定也不尽科学,导致即使要赔也很难确定赔多少。

此后,小刘的爱车被拖去修理,产生修理费、材料费等4万元。小刘觉得自己的爱车肯定贬值,他就拿去鉴定。去年2月12日,经机动车评估公司评估,小刘的爱车贬值达35558元。车子才开1年多,贬值就达3万多,小刘决定找肇事司机要回这笔损失。

据此,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车辆鉴定一般都是按照新车的价格进行比对,同时由于每个评估鉴定师不一样,鉴定意见也会出现差异。

但郑州中院二审认为,此案中,受损车辆在购置半年时间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多部件修复。车辆贬值司法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在修复过程中,要通过部件拆装及加压、拉伸、敲击等外力加工方式恢复部件原貌,车身原有预应力分配,原有设计意图都会改变。该意见书证明了受损车辆经过维修后,仍存在贬值损失。最终支持了3万元的贬值费。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