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小冰和律师一起

时间:2020-08-12 10:4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小冰告诉记者,相关部门在本报报道见报后,开始着手进行违建拆除,到2014年9月,“金盆御足”已经搬迁,违建拆除完毕,外墙修复,相关的无障碍设施和绿化也修缮完毕。 2014年6月13日,本报以《“金盆御足”何时金盆洗手》报道了加利大厦底商“金盆御足”足疗

小冰告诉记者,相关部门在本报报道见报后,开始着手进行违建拆除,到2014年9月,“金盆御足”已经搬迁,违建拆除完毕,外墙修复,相关的无障碍设施和绿化也修缮完毕。

2014年6月13日,本报以《“金盆御足”何时金盆洗手》报道了加利大厦底商“金盆御足”足疗店的违章建筑,现在,该违建已经完全拆除,大厦已经恢复原貌。

上周,记者到加利大厦回访时发现,原先被“金盆御足”占据的大厦底商已经完全变样。足疗店的痕迹全部被抹平,跟楼上和两侧的公寓已经看不出区别。2014年12月才到加利大厦上班的保安小吴,甚至完全不知道他身后的大厦一层曾经有个足疗店。

2015年2月4日,小冰和律师一起,向北京市朝阳区奥运村法庭递交起诉书,诉原房屋业主及其名下分属两个单元的两处住宅通过加建门廊门楼,改造成门脸房,侵占共有物业,出租给足疗店24小时营业,多年来制造包括扰民等多种侵权。

小冰表示,为了不再遭遇业主共有权益受损的事情,她会继续维权。

从2007年入住朝阳区北苑路的加利大厦后,小冰就一直受到楼下底商“金盆御足”的困扰。从那时候开始,她便向各级主管部门反映情况。在记者到现场进行采访前一个月,街道和城管等相关部门认定“金盆御足”的门楼加盖门头属于违章建筑。

在拆除违建过程中,违建所在房屋的业主曾出现过清理建筑垃圾不及时的情况,之后修复的无障碍通道又没有按照标准建设。而且,小冰一直对当初“金盆御足”属于“无主违建”存有异议,她认为,该违建一定“有主”。

在7年的维权终于见到成效后,小冰颇感欣慰,但她没有停止维权的脚步。

在现场,记者当时看到,这个足疗店的门头属于装饰性标识,门头高度已经将大厦二层的窗户完全遮挡。这个违建门头的存在让小冰等大厦居民觉得权益受到严重侵害。不仅是采光,消防、安全、噪音等都对居住条件造成不利影响。记者就这些问题咨询了朝阳区大屯街道和城管执法队的相关负责人,得到的回复是,该处违建被认为是“无主违建”,正在按程序进行处理。

“时过境迁,我家楼下那个违建终于拆除了。”家住朝阳区加利大厦的业主小冰,告诉记者,困扰她和邻居已久的底商“金盆御足”违建,已经全部拆除。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